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网站首页艺术展厅艺术名家艺术资讯艺术论坛联系我们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艺术资讯

写天写地写平生——孙伯翔的书法艺术

时间:2010-06-03 14:45:58  来源:东方艺林  作者:dfyllu

写天写地写平生——孙伯翔的书法艺术 
 


刘运峰

  《孙伯翔书法集》出版十年之后,《孙伯翔书画集》面世。这十年,是孙伯翔不断探索,不断创新的十年,是孙伯翔不断否定自我、超越自我的十年,也是孙伯翔不断取得新的成就,攀登新的艺术高峰的十年。

  在中国书法界、孙伯翔的艺术功力之深是不存在任何争议的。这种艺术功力来自于他的勤奋,来自于他对传统的热爱,也来自于他对传统的理解。中国书法有着悠久的传统,是毫不犹豫地舍弃,还是努力地吸取其中的营养。孙伯翔的艺术实践和所取得的艺术成就给人们做出回答。传统犹如攀登艺术高峰的阶石,只有汲取了传统的精华,才能达到艺术的顶峰。

  但如果只是一味地朝临摹写,则不免落入前人的窠臼而不能自拔。对此,孙伯翔有着深刻而清醒的认识,他曾经说过:“熟固然可以生巧,但也可以生俗,也可以生死。”他没有像前人那样,对所有的魏碑作品一味地持肯定态度。他既看到了魏碑的优点,也看到了魏碑的短处,他认为古人也不是笔笔都好,字字均佳。他多次告诫学生们,写方笔魏碑的时候,要注意到它圆浑的一面,惟有圆,方能厚,惟有圆,方能活,惟有圆,方能内蕴丰富。写圆笔魏碑的时候,要注意到它方雄的一面,要靠方雄体现出魏碑的力度和神采。其实,孙伯翔所谓的方中有圆,圆中有方,并不一定是原碑刻的点画特点,也不一定是北魏书家笔下的本来面目,更不一定是刻工有意的修饰,而大多是孙伯翔对魏碑的进一步体味的创造性的理解,是对传统魏碑笔法的丰富和发展。他临写的魏碑书法作品,不是对原碑的刻意模仿和简单复制,而是融入了自己的理解,体现着自己的创造。同原碑相比,他的作品点画更峻厚,内涵更丰富,变化更多样,风格更鲜明,可以说,这是孙伯翔对古人的超越,是对传统的开拓和发展。

  对于功力与性情,继承与创新的关系,孙伯翔有过精辟而深刻的概括:“没有形质,何谈性情。”“形质为躯壳,性情是灵魂。无形质莫论性情。形质由古取,性情就时生。”“没有厚积,难有妙得,没有常年,难有瞬间。”“颜真卿若没有《颜家庙》、《麻姑仙坛》等楷书精作,他再有国恨家仇也写不出《祭侄文稿》这样的千古绝唱之作。”“应该清楚地认识到,继承绝不是泥古,继承更不是寄生。继承是提取经典的精华为我所用,需要的是对艺术的领悟。我至今仍不相信没有形质之功(包括临、读、悟),就能获得遗貌取神的能力,得不到遗貌取神的妙机又如何确立自我,没有自我也就谈不到创新。”

  书法的第一要素是笔法。孙伯翔的艺术成就不仅体现在他对传统的认识与把握,更为重要的是他对方笔魏碑笔法的创造。

  清代以降,碑学大兴,包世臣、张裕钊、赵之谦、康有为、李瑞清等饱学之士或著书立说,或躬身临池,推动了碑学的发展。然而不可否认的是,他们长期受《馆阁体》的影响和帖学的束缚,使得他们对北碑缺乏把握的能力。由于遵循笔笔中锋和藏头护尾等“正统”笔法,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只能用写唐楷或写帖甚至行书的笔法去写北碑。我们无意贬低前人,而意在说明魏碑为方笔,特别是魏碑奇崛、雄强、刚健的风格,成为了前人无法跨越的障碍,往往使他们感到“心有余而力不足”,以致有人认为魏碑只能用刀刻出来的,是无法用笔来表现的。

  对于魏碑的笔画究竟是写出来的还是刻出来的,孙伯翔从长期的实践中得出了结论。他在一则临《始平公造像记》的跋语中写道:“北朝著世碑刻乃先贤书家性情与功力交融之结晶,非刻工所独能为也。”他又说:“著世的方笔魏碑有其明显的镌刀斫起成分,不可泯除,但其形神主要的当是书家所能,欲得方,必得厚,方能积雄。形态易得,质感难求,刻工(是)只能得其表,无法得其厚,无法得其神的。”孙伯翔经过长时间的摸索,解决了魏碑方笔这一难题。

  孙伯翔完全是在没有前人可资借鉴的基础上经过十余年的反复实践,反复探索,独立创造出来的。他用常人所难以驾驭的长锋羊毫,真正表现了魏碑书法钢打铁铸般的的艺术特征,真正达到了形神兼备的艺术境界,真正再现了魏碑大气磅礴、奇崛方雄的艺术风格。孙伯翔敢于大胆地侧锋起笔,绞锋行笔,可以说,他的方笔魏碑是对笔法的一大创造。孙伯翔方笔魏碑笔法的创立,解决了上百年来人们没有解决的难题,澄清了长时间困扰人们的一个模糊认识,将魏碑书法推向了新高峰。正是由于有了孙伯翔的创造,使得后来者可以很方便地享受到他的成果,从而深入魏碑的殿堂,去探索魏碑的奥秘。

  孙伯翔不仅在魏碑的笔法上超越了前人,而且对魏碑的见解也超越了前人。请看他对《始平公造像记》书法风格的概括:“《始平公》是魏碑方笔正体之源。它外貌博大雄强,内涵灵秀,严正之中多变化,方朴之中多飘逸,缜密之中见空灵,细腻之中有雄气。”在谈到《始平公》的笔法时,孙伯翔的见解也是独到的。他说:“《始平公》方笔堪称是龙门书体之首,它的每一个笔画都注重力度,都注重厚实,所以它的特点是方雄的,常给人以气冲力沛,钢筋铁骨的感受。但我们在临摹时要注意,《始平公》也有圆笔,如‘则’字立刀儿以点代竖,‘公’字左点、‘濯’字三点水的中点等等,几乎每个字的笔画,都不同程度地带有圆成分。此外,在方笔笔画中,棱角的切露、大小也不一样。《始平公》的方笔使转,特别是由横变竖,有的刚折,有的柔转(如‘乌’字、‘为’字)。刚折要果断,如鹰隼折翅转飞;柔转应稳健,似长舸转向行驶。刚折与柔转皆须笔实力送。”在谈到魏碑的结构时,孙伯翔认为:“魏碑字用以保持均衡的方法与唐楷不同。唐楷的均衡往往靠横、竖、捺笔主笔来支撑,而魏碑字的均衡则根据对字的动态部位的处理来保持,以动取胜,变化多姿,字字不呆滞。”这些见解都是他苦学、深思、顿悟的结果,是前人所没有意识到的。

  超越别人不易,超越自己更难,因为这意味着对自己的否定,意味着对既有名利的舍弃。孙伯翔没有被名利所左右。他在不断否定着自己,超越着自己。

  当孙伯翔以其四条屏《正气歌》震动中国书坛的时候,其别具一格的魏碑书体令人耳目一新,人们争相仿效,渐成风气。按理说,孙伯翔完全可以按照这个路子去重复自己,将这一书体确定下来并在书坛上占领一席之地。但他没有固步自封,画地为牢。他开始了新的跋涉。尽管他在探索中不免要走些弯路,但毫无功利目的的探索使他加深了对书法的理解,使得他实现了新的突破。孙伯翔今天的书法,已经不完全是纯粹意义上的魏碑书法,而是寓雄强于飘逸,寓险绝于平正的艺术佳作,是继承与创新的统一,是功力与性情的结晶。

  在书法界,孙伯翔的人品是有口皆碑的。他为人诚朴,正直善良。不论年龄大小,职务高低,他都一视同仁,以诚相待。对前来求教者,他总是毫无保留地把自己数十年来探索的成果和盘托出,从不做玄虚之言、空泛之论。他的绝大部分精力,是对书法艺术的探求和创新,而不是对名利权位的企盼和追逐。也可以说这是孙伯翔在艰辛、漫长的书法道路上所取得令人钦慕成就的秘诀所在。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吴冠中纪念特展——不负丹青
吴冠中纪念特展——不
珠山八友瓷板画
珠山八友瓷板画
铜鎏金佛像和漆金佛像近年行情看涨
铜鎏金佛像和漆金佛像
林风眠:艺术市场故事会中的一段
林风眠:艺术市场故事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