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网站首页艺术展厅艺术名家艺术资讯艺术论坛联系我们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艺术资讯

“刘正成冤案”呼唤“还社团于民”

时间:2010-06-03 14:36:48  来源:东方艺林  作者:dfyllu

“刘正成冤案”呼唤“还社团于民”
                                                   
                                  不让公开的平反
  “只因竟选中国书协副主席,结果被诬嫖娼——著名书法家,前中国书协副秘书长刘正成‘嫖娼’冤案平反”的消息,2005年6月中旬开始在大陆网上沸沸扬扬,但报刊电视电台却无一字报道,这到底怎么回事?
  两年前,2003年7月4日,《华商报》、新华网等媒体报道:“全国著名书法家刘正成状告西安市公安局碑林分局行政违法一案昨日开庭。因被诬陷嫖娼而遭受西安市公安局碑林分局查处,并因此被撤销中国书法家协会副秘书长、《中国书法》杂志社社长职务的刘正成,状告西安市公安局碑林分局行政违法,诬人青白”——2001年5月15日,刘正成从北京到甘肃讲学回来,途经西安时,因旅途劳顿,肩周炎复发,晚饭后与两个朋友到位于西安市南大街的波特曼洗浴中心洗浴。他正躺在按摩床上时,两名“便衣警察”破门而入,没有出示证件就将他带到西安市公安局治安处,要求他以“刘文正”名字承认有嫖娼行为,并用两个后来查无实人的“妓女”名字作伪证。这期间,他还遭到干警殴打,身上的钱也被不明身份的人搜走。后来他向认识的公安局朋友求助,才得以“脱身”。——碑林区法院对此案进行了不公开审理,后判刘正成败诉。刘正成继续上告,但从此被西安市公安局“拒不受理”。
  
  2005年6月21日下午,刘正成在北京接受记者采访时,感谢公安部督察局力排干扰,秉公执法,为他洗冤平反正名。刘正成出示了《公安部督察局暨西安市公安局向刘正成平反谈话纪录》——2005年6月16日上午,“公安部督察局暨西安市公安局向刘正成平反谈话会议”在公安部督察局会议室庄重举行,公安部督察局警务督察二队队长邢占彬主持会议,参加人员有:公安部督察局警务督察二队处长刘正强,陕西省公安厅督察处张处长,西安市公安局党委委员、纪委书记、督察长李海胜,及西安市公安局治安局一名副局长,西安市公安局治安局一名处长,西安市公安局治安局一名治安科长;蒙冤人刘正成及刘正成代理人、北京众明律师事务所律师翟雪梅。
  《纪录》证实刘正成所言属实——
  公安部督察局警务督察二队队长邢占彬说:“2003年12月23号,我们督察局接到刘正成投诉之后,于2004年4月中旬,专程赶到陕西,就投诉西安市局的问题,与市局的有关领导研究案件存在的问题。回来之后,为了慎重起见,我们又跟部法制局、治安局等有关部门进行了多次的会商研究,向部领导进行多次汇报,达成了一致意见。然后对今年2月23日西安市公安局报公安部就如何解决、处理刘正成案件存在的问题的报告做出了答复。这也有一个多月了,这中间因各方面原因,我们机关人手有些紧,就拖到今天,对当事人表示歉意。”
  公安部督察局警务督察二队处长刘正强说:“我们督察局和公安部法制局,在办理这个案件过程中,发现存在以下几个问题:笫一:办案不认真。……第二,违反法定程序裁决。……严重违反了治安处罚的规定。第三:适用法律不当。……笫四,弄虚作假,办案粗糙。第五,无视和剥夺当事人的合法权利。刘正成对该案申请复议,西安市公安局不予受理,用以该案中被处罚人是刘文正不是刘正成作为理由。然而向中国文联却出具了《关于确认刘正成涉嫌嫖娼问题的函》,实际上是对该案被处罚人的真实身份进行了确认,即刘文正就是刘正成,中国文联也正式据该函对刘正成进行了处罚。刘正成的合法权益也因该案裁决受到了直接侵害。……第六:疏于职责。……”
  西安市公安局党委委员、纪委书记、督察长李海胜向刘正成深深道歉:“2001年5月份本单位做出的行政处罚裁决,存在着办案不认真,办案程序不严谨,法律适用不当等很多问题,所以西安市公安局研究决定撤销2001年5月份对于本案的裁决,今天我们到这里来向当事人送达我们撤销裁决的文书。这件事几年时间了,给刘正成先生造成了很多损失,增添了许多的不愉快,在此我代表西安市公安局办案单位,向刘先生送达行政复核决定,并表示道歉:对不起!
  刘正成当场高兴地签收了西公碑法[2005]001号《西安市公安局碑林分局行政复该决定》。
  对于有关部门不希望公开此事,担心更多人知道这一冤案会有负面影响,刘正成开始表示理解,心想虽是“内部平反”,也还是值得高兴,为了维护“公安的面子”,小民作点牺牲也可以。
  
                    刘正成高兴得过早了
  
  然而,刘正成高兴得过早了。回家细读“西公碑法[2005]001号《西安市公安局碑林分局行政复该决定》”,他才知道,这份“道歉文件”的对象是“刘文正”,而非他刘正成。他将此“道歉文件”送到中国书协纪委负责人,希望以此让中国书协给自己平反,结果遭坚决拒收,理由是这份文件与他刘正成无关,当事人是“刘文正”而非他刘正成。刘正成再咨询西安公安方面,回答:因为当初的“处罚通知”,是对“刘文正”的,所以这次“道歉文件”也只能是答复“刘文正”。
  “刘文正”本来就是为了诬陷刘正成而虚构的一个子虚乌有的人物,为何要坚持做假呢?这真让刘正成奇怪。
  2002年10月5日,西安市公安局曾专文向中国书协出具《西安市公安局关于确认刘正成涉嫌嫖娼问题的函》,其中编造事实说:
  “现将我局确认刘正成涉嫌嫖娼有关问题函告如下:
  “2001年5月15日晚,我局治安处在南大街波特曼桑拿中心检查时,在一VIP包间将进行卖淫嫖娼活动的一男二女当场查获。经审查:嫖客刘文正,男,1946年7月出生,系成都郁金桥广告工司美工;卖淫妇女张丽,女,1975年12月出生,黑龙江哈尔滨市人;邵玉凤,女,1979年10月出生,辽宁沈阳市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第30条规定,我局对三人分别处以治安罚款。今年6月17日,中国文联派员来我局外调时讲:根据群众举报,中国文联直属单位副局级干部刘正成在西安波特曼桑拿中心嫖娼时被公安干警当场查获,要求出具证明材料,后经查阅案件,被抓的嫖客叫刘文正。
  “为落实刘文正的真实姓名和身份,今年8月27日,我局派员专程赴成都调查落实刘文正在我局被审查时供述的本人基本情况,包括姓名、家庭住址和所属单位,经查,当地无此人。今年9月9日,中国文联又派员送检2002年8月31日徐宝玉、朱晓嘉和张彪等三人与刘正成的谈话笔录中刘正成的捺印指纹文件、经我局刑事侦察技术鉴定部门鉴定:送检的中国文联送来的与刘正成的谈话笔录上最后一页刘正成签名旁的指纹,与我局治安处治安二科2001年5月15日办理的嫖娼案件中刘文正的签名上的指纹系同一人留。”
  西安市公安局既然出具过“关于确认刘正成涉嫌嫖娼问题的函”,怎能在道歉平反时又不说明“道歉平反的对象”就是刘正成呢?
  更奇怪,2003年1月8日,中国书协曾下达《中国书协分党组文件——关于刘正成嫖娼问题的复查决定(书协分党组发[2003]1号),再次确认“刘文正”就是刘正成——
                     
  “对刘正成宣布行政处分以后,12月9日,收到了刘正成的《我对中国书协处分的抗辩书》。在该《抗辩书》中刘否认其有嫖娼事实,并提出了一些问题。中国书协分党组在刘正成有关问题调查组协助下,对刘正成提出的问题进行了复查,并对照有关法规、条例进行了研究分析,现将复查意见综述如下:……2001年9月,中国书协收到群众举报信,反映中国书法家协会副秘书长、《中国书法》杂志社社长、主编刘正成在西安嫖娼被西安市公安局当场抓获,在讯问时,刘正成使用了刘文正的假名的问题。接到此信后,中国书协立即向中国文联作了汇报。从2001年10月起,中国文联联合调查组,对刘正成涉嫌嫖娼的问题进行了调查核实。据西安市公安局有关材料记载,2001年5月15日晚,该局派员对波特曼洗浴桑拿中心进行治安检查时,将正在进行卖淫嫖娼的一男二女当场抓获。嫖客自称刘文正。嫖客刘文正和两名卖淫妇女对其卖淫嫖娼行为供认不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处罚条例》有关条款做了治安罚款。2002年上半年,西安市公安局来函认定,刘正成确属当时当时抓获的刘文正本人无疑。后经西安市公安机关指纹鉴定刘文正与刘正成系同一人。……”
  
  上述事实证明,中国书协明知“刘文正”即刘正成,却故意不认同,蓄意拒绝为刘正成“嫖娼冤案”平反。刘正成作为中国书法家协会的高层干部,为何反而得不到中国书协的爱护——明知有平反依据,却仍然要坚持刘正成“嫖娼冤案”?
  
                      刘正成“嫖娼冤案”的真实原因
  
  记者再三追问,刘正成终于说出了自己遭遇“嫖娼冤案”的真实原因——2000年12月,只因刘正成积极参与中国书法家协会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换届选举,在多数选举人的呼吁下,他可能当选中国书法家协会驻会副主席,这就危及了被“某政要”指定要当选副主席的某个人的既得利益,危及了“某政要”的权威,于是有人通过种种手段精心制造了刘正成“西安嫖娼案”。而今虽然“纸包不住火”,真相大白,但“虎倒余威在”,依然有人在坚持“按既定方针办”。
  为何一个民间文艺社团副主席职位的竞选,会产生如政界才会有的政治权术黑幕?知情者和研究者认为,这是因为隶属于中国文联的中国书协并非真正的民间文艺社团,它表面上是属于民政部管理的“社会团体”,实质上是真属中宣部的一个“准官方机关”。
  中国文联的全称是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它成立于新中国诞生前夕的1949年7月,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发起单位之一;从成立之日起,就是中共直接领导下的一个打着民间文艺社团称号的“党的文艺喉舌”,是一个“党管文艺的党组织”。 1949年7月19日,中国文联正式成立时,主席是毛泽东钦定的“南书房行走”郭沫若,副主席是文化部部长茅盾、中宣部常务副部长周扬。这一“假民间真党喉”的传统一直沿袭至今。
  1996年12月16日至20日,中国文联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修改了会章,改选了领导机构。主席是前文化部长周巍峙,常务副主席是现任文化部常务副部长高占祥,并仿中共政治局设立书记处,书记为高占祥、高运甲、赵志宏、李准、陈晓光、董良翚(女)、胡珍。2001年12月18日至22日,中国文联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主席仍是周巍峙,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为党务工作者李树文,书记处书记有李树文、覃志刚、甘英烈、胡珍、李牧、仲呈祥、廖奔。
  中国文联一直实行团体会员制。现有团体会员50个,即中国作家协会(行政独立单位)、中国戏剧家协会、中国电影家协会、中国音乐家协会、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曲艺家协会、中国舞蹈家协会、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中国摄影家协会、中国书法家协会、中国杂技家协会、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32个省、自治区、直辖市文联,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文联以及中国煤矿文联、中国铁路文联、中国石油文联、中国化工文联、中国电力文协和中国水利文协等产业文联。
  中国文联的章程明确要求:中国文联的任务是——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为指导,坚持江泽民同志“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坚持文艺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章程规定:中国文联的经费来自国家拨款、会员会费和社会捐助。
  稍有常识者一看这个架构,就明白中国文联所有的50个团体会员,皆是“假民间真官办”,其领导人的选举,都只能是“伪民主真钦定”。
  在中国文联所有的50个团体会员中,中国书法家协会加入较晚,它成立于改革开放的1981年5月9日,现有会员6000余人,全国分会31个。但是中国书协的领导机制却与中国文联所有的50个团体会员毫无例外,其现任主席沈鹏,驻会副主席张飙,副主席申万胜、朱关田、旭宇、刘炳森、何应辉、张海、陈永正、林岫、周慧珺、钟明善、段成桂、聂成文、尉天池,皆是由党来决定。据“中国书协大事记”记载:“中国书法家协会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于2000年12月20日至22日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举行,沈鹏当选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宣部部长丁关根同志接见出席大会的全体代表并同大家合影留念。”
  一个民间书协的成立竟然要“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宣部部长丁关根同志接见出席大会的全体代表并同大家合影留念”,足可见证中国民间文艺社团的实质非民办。而身为九三学社社员的刘正成,却想只凭书法造诣就“竞争上岗”,他以为自己1985年12月能从四川省文联的文学从刊《人世间》副主编职位上调入中国书法家协会,多年担任中国书法家协会副秘书长、理事,《中国书法》杂志社社长、主编,就可以更上一层楼,竞选副主席。他忘了,今日中国书法艺术市场,早已成为一个“官本位市场”——谁的官大,谁的书法就最值钱,政界如此,书协也如此:一个书法家,一旦当上中国书协副主席,其字就可“一字千金”,以前卖不了几百元的条幅,一下子可升值几万元。正是这种官僚机制加市场机制,使中国书协副主席的含金量空前高涨,竞争空前激烈残酷。
  刘正成 “嫖娼”冤案,让人想起马克?吐温的名作《竞选州长》。
  刘正成现在面对自己这一“公安平反,书协不认帐”的“嫖娼”冤案,不怪西安公安平反不彻底,不怪中国书协不认帐,只是强烈呼吁:尽快让中国各民间文艺社团名副其实,真正实行民间社团民间办。
  据官方资料坦率介绍,“中国目前的社会团体都带有准官方性质。《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规定,成立社会团体必须提交业务主管部门的批准文件。业务主管部门是指县级以上各级人民政府有关部门及其授权的组织。社会团体实际上附属在业务主管部门之下。中国有全国性社会团体近2000个。其中使用行政编制或事业编制,由国家财政拔款的社会团体约200个。在这近200个团体中,中华全国总工会、共青团、全国妇联(中国文联)等社会团体虽然是非政府性的组织,但在很大程度上行使着部分政府职能。一些社会团体的工作任务、机构编制和领导职数由中央机构编制管理部门直接确定,实行全额财政拨款。”
  
  刘正成深信,“中国目前的社会团体都带有准官方性质”的专制传统必须打破,如若中国书协真正是一个民办的社团,就很难出现构陷他“嫖娼”的这类冤案,今日中国冤案层出不穷,大都与现有体制不民主、不民办相关。如果中国目前的社会团体都能按照宪法真正民办,必将成为推进中国宪政建设的一支重要力量。
  中国的民主建设,应该从“还社团于民”开始!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吴冠中纪念特展——不负丹青
吴冠中纪念特展——不
珠山八友瓷板画
珠山八友瓷板画
铜鎏金佛像和漆金佛像近年行情看涨
铜鎏金佛像和漆金佛像
林风眠:艺术市场故事会中的一段
林风眠:艺术市场故事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